【成功案例】豁免/重审/上诉

封面小图片

【案例分享】犯罪+欺诈,如何豁免与家人团聚?

年份:2018年11月
出生地:
中国
受益人:
王先生
申请人:
王先生的姐姐
请类别:
F-4(美国公民申请兄弟姐妹)

背景简介:
王先生出生在中国,80年代移民到香港。王先生的姐姐嫁到美国成为美国公民后为母亲和弟弟都提出了移民申请。母亲搬到了美国和姐姐同住。王先生经过十几年的等待,终于在2017年排到,然而在移民面谈时,领事馆查出王先生曾有犯罪记录,并且在2005年申请B1/B2签证时隐瞒该记录,从而触犯了212(a)(2)(A)(i)(I)犯罪和212(a)(6)(C)(i)欺诈,不符合移民资格,原B1/B2签证也被取消,之后不得再入境美国,除非取得豁免。

王先生的母亲和姐姐知道后非常伤心,尤其是八十高龄的母亲天天以泪洗面,担心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儿子。

姐姐通过网站找到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了解我们之前成功办理的移民豁免案例后前来咨询,经过2次沟通后,王女士决定将弟弟的豁免申请委托给我们,强调一切都要加快,因为母亲不知还能等多久。
 
臧迪凯律师团队深知责任的重大,接受委托后立马制定豁免策略,经过1个月紧锣密鼓的准备后,2017年10月提交豁免申请,之后三次提出加急处理,终于在一年后收到了豁免的批准通知,王先生取得移民签证前来美国和母亲、姐姐团聚,姐姐代表全家表示感谢!
 
成功关键:
1. 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的直系亲属和极端困境(extreme hardship)
移民豁免要求申请人证明自己不能来美国将给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的配偶、父母、子女带来极大困境(extreme hardship)。

王先生的母亲是美国永久居民,在美国已居住十几年,满足了豁免的基本条件。

臧迪凯律师团队经过和王女士沟通,梳理和发现了事实部分:母亲80高龄,患有心血管疾病需要经常住院、手术;同时母亲有轻微失智,王先生不能来美国的打击更是加重了母亲的病情,卧床不起需要长期的陪护。

王女士虽然在美国,但平常要工作,也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先生腿脚不便),由于负担不起看护的费用,只好由王女士一人照顾母亲和丈夫,可谓是蜡烛两头烧,生活的重担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现在母亲病情加剧更让这一家人雪上加霜。

臧迪凯律师团队除了指导王女士提供医院就诊等必要文件,更通过律师信充分论证了王先生无法前来将会给母亲造成精神、身体、经济上的极大困境;同时也严重影响到姐姐一家的生活。另一方面,王先生母亲的健康状况已不允许她长途旅行再回香港和儿子团聚。王先生的缺席将会造成这个家庭一辈子的遗憾。
 
2. 犯罪性质和改正自新的表现
王先生所犯是30年前的一次超市盗窃,属于轻罪(Misdemeanor),而且之后从未再犯。30年来,王先生从职校毕业后继续进修,勤勤恳恳,成家立业,工作之余也会担任志愿者帮助有需要的人。从未想到多年前的一次犯错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臧迪凯律师团队指导王先生调取了法院判决,证明所犯之事属于“轻罪”且距今超过15年,王先生已改过自新,移民不会对美国的福利和安全造成任何损害。
 
3. 欺诈和虚伪陈述的情有可原
王先生在2000年申请B1/B2签证时,未披露超市盗窃一事并非有意为之。当时因此事判2个月缓刑一年并未实际进监狱服刑,这件不光彩的事王先生从未向任何人提起,希望时间能洗刷掉这个记录,久而久之自己也忘记了。因此才在签证时未提到自己曾经犯罪的事实。臧迪凯律师团队强调了犯罪的性质、所判刑期的长短、最终适用缓刑。且2005年签证时距离犯罪已超过15年,实在不必要通过隐瞒来骗取签证。
 
臧迪凯律师事务所点评:
根据美国移民与国籍法(INA)规定了10种不可入境的原因,其中因为欺诈&虚伪陈述、非法停留、非法入境、犯罪原因是最常见的因素。因这些原因被拒后,需要申请豁免以取得签证前往美国或移民。如果曾有刑事记录,可以通过轻罪豁免,或主张已过15年期限来申请豁免。如果两者都不适用,则只能通过美国亲属+极端困境的方式。本案中的王先生原本符合前两种方式取得豁免,只是因为忽略了导致一错再错又触犯了欺诈的条款。因为多年前的一次错误,导致差点无法去美国和母亲团聚,值得引以为戒。
 
如果您对于签证被拒后的移民或非移民豁免有任何相关问题,希望寻求专业建议,欢迎致电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预约咨询服务。
 
*更多相关资讯,请点击以下链接进行查看:
FAQ 移民类拒绝入境豁免
解读移民豁免与极大困境
美国移民面谈被拒之豁免申请大全(I)
美国移民面谈被拒之豁免申请大全(II)

*为保护客户隐私,客户姓名为化名。

 


【成功案例】L-1工作经历造假,成功豁免重新赴美

年份:2017
国籍:中国
申请人:冯先生
申请类别:非移民签证豁免(NIV Waiver)
 
本案难点:
• 冯先生之前L-1申请中的工作经历被判定造假(Fraud),之后3次签证申请皆被拒绝,永久不得入境美国;
• 冯先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L-1造假并非有意为之;
• 冯先生在美国的公司由于无人管理,已被迫关停,失去赴美的必要和急迫性,可能因赴美理由不充分而被拒;
• 冯先生常年在南美做生意,选择就近在第三国面谈,但英文水平有限,回国约束力不足;
 
背景简介:
冯先生是国内商人,一直从事小商品的制造和出口业务,产品远销美洲,后来经中介介绍美国的L-1签证,在未能完全了解的情况下就开始设立美国公司、申请L-1跨国公司经理工作签证。然而冯先生并不满足在中国母公司担任高管满一年的规定,他人误导之下,冯先生通过挂靠朋友公司的方式获得了移民局批准,之后在上海领事馆面签时,领事馆通过背景调查证实冯先生的工作经历造假,被判定212(a)(6)(C)(i) Material Misrepresentation / Fraud重大虚伪陈述/欺诈,永久拒绝入境美国,之前的B1/B2签证也被取消。
 
事后,冯先生再也无法联系上中介和前任律师。冯先生开始不知道该记录的严重性,接下来三次B1/B2美签全被拒绝。由于美国的公司还需要他去处理,冯先生开始着急了,通过网上查到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办理疑难签证。冯先生英文不好,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陈婕律师全程接待了冯先生,耐心解释了之前L-1遗留问题对他的影响,以及要重获签证办理非移民豁免(NIV Waiver)需要达到的条件。
 
几次沟通后冯先生决定委托我们为他申请豁免,急切希望重获签证再去美国。
 
成功关键:
被判定212(a)(6)(C)(i) Material Misrepresentation / Fraud重大虚伪陈述/欺诈,永久拒绝入境美国是非常严重的。要想重新获得签证,必须先通过豁免。
 
一般来说,美国国土安全部主要根据三个标准,审查非移民拒绝入境豁免申请:
 
标准一:评估申请人进入美国国境可能带来的社会危害性
针对这一标准,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指导冯先生开具了无犯罪纪录公证书,证实冯先生原先并无任何危害社会的犯罪记录。除此之外,我们还附上了冯先生多年经商过程中所获得的奖状,来自中外权威机构的表彰信,以及客户的感谢信等,更加肯定冯先生的为人和品格,确保他不会对美国社会产生任何威胁,带来不良后果。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也帮助调取了冯先生之前在美国开公司、聘请美国员工的良好记录,对豁免起到了积极的帮助。
 
标准二:评估申请人过去违反移民法行为的严重性
解释冯先生当时L-1工作经历为何造假,是帮助他符合这条标准的关键。冯先生几乎不懂英文,对L-1申请条件不了解,完全信赖原中介和前任律师,是造成严重后果的主因。即便冯先生手里能用来证明自己L-1造假并非有意为之的证据不多,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仍充分利用为数不多的文件进行强而有力的论证。
 
首先,我们协助冯先生起草了一份个人声明书,主动承认因自己一时大意疏忽,没有认真了解L-1申请要求,进而违反移民法,犯下错误。同时,冯先生在声明书中也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交代清楚,并表示自己以后一定会加倍小心,绝不再犯。其次,我们还为冯先生附上了一份有理有据的律师信,解释说明冯先生过去申请L-1以及现在申请B-1签证的背景,并依据相关法律逐条论证冯先生为何符合豁免的条件,请大使馆能够针对特殊情况准许豁免并下发签证。除此之外,我们还出示了冯先生与前任律师的信件来往,以及他与中美公司之间的商业往来文件,证明他在申请L-1签证时,没有故意作假的动机。
 
标准三:评估申请人前往美国的必要性
要想成功重获签证,证明自己赴美的必要性也是不可或缺的关键一环。原本冯先生赴美是急于去美国处理公司事务,但由于豁免周期较长,美国公司的事情亟待处理,冯先生请会计师代为处理并很快结束了美国公司。失去了和美国的紧密联系一环。但冯先生仍然希望能重获签证,可以自由进出美国。
 
考虑到冯先生的实际情况和要求存在的差距,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律师团队通过了解冯先生中国公司的业务形态、对外贸易的合作方、出口货物的销往国家、订单量等,确定赴美理由是B-1商务参展和考察,美国官方举办组织发给冯先生的邀请函、美国合作伙伴的推荐信、合作协议、业务订单等资料,其次,我们对此行参展和考察也进行了调查和搜索,对该展览的影响力,权威性,和重要程度,以及冯先生的生意规模、产品销售额、和产品知名度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并将之总结成一篇严谨的说明报告,使签证官能够一目了然,明白冯先生申请豁免赴美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不仅如此,我们也为他准备好了完整的豁免申请材料,同时加强了冯先生的回国约束力,着重表明他参展后不会延期滞留美国。
 
冯先生当时人住国外,是该国的常住居民,就近预约了该国领事馆进行第三国签证,但首次签证并不顺利,英文面签+第三国签证,领事馆未接受豁免申请。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建议冯先生回中国办理,迅速为他预约了上海领事馆面谈,陈婕律师帮助冯先生梳理了面谈流程和所有关键点和流程,冯先生此趟特意从国外赶回来,通过沟通让冯先生重拾信心,有信心面对接下来的面谈。
 
案件成果:
冯先生的豁免申请被上海领事馆接受,并转回美国CBP国土安全局审批,经过5个多月的漫长等待,终于等到领事馆通知冯先生寄回护照发放B-1签证。

 
冯先生接到好消息后欣喜若狂,同时感叹因为自己的不小心,导致一直无法再去美国,美国的公司因为无人管理而关闭,是他始料不及的。接连三次的签证申请失败,使他备受打击。他十分感谢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一路所给予的正确法律援助和辅导,使他重获美签。同时,冯先生也感叹找到一个专业靠谱的律师团队是多么的重要!
 
律师点评:
非移民签证申请人因触犯相关法律法规,从而导致被拒绝入境,此时,若想要入境美国,需要先取得豁免(Waiver)。豁免的办理过程相对复杂,且花费时间也较长(需要6个月甚至更长),有需要的申请人,建议及早准备。如果您对签证豁免申请有任何疑问欢迎联系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更多相关专业资讯,请点击以下文章查看:
“美国签证被拒了,我需要申请豁免吗”
 
*为保护客户隐私,客户姓名为化名。

 


【成功案例】I-130申请未收到拒绝信,如何获取上诉机会?

申请人:钱先生
申请人国籍:柬埔寨
申请案件:I-290B (重新审理和复议)案件申诉
上诉案件:I-130
时长:2个月
 
本案难点:
• 因为上一段婚姻遗留下来的问题,导致移民官将钱先生划入假结婚申请的范畴;
• 申请人本人,和申请人的前任律师,都从未收到来自移民局官方的I-130拒绝信;
• 没有官方的拒绝信,申请人无法按时提交上诉申请;
• 申请人难以重新联系到他的前任律师
 
背景简介:
2018年2月22日,钱先生的I-130配偶申请被移民局拒绝了,原因在于被移民局认定为假结婚。钱先生不服,希望让行政上诉办公室(Administrative Appeals Office,简称“AAO”)重新裁定这个案子,需要这个机会向移民官证明自己的婚姻是合法且真实的。而且迫在眉睫的严峻事实是,如果钱先生的I-130申请不能被重新审理的话,他就必须立即离开美国,或者花钱费时重走一遍全部的申请流程,期盼再次递交I-130申请能得到一个好结果。然而,最糟糕的是,钱先生和他的前任律师都未收到移民局的官方拒绝信。缺少了至关重要的官方拒信,钱先生无法提起上诉申请,要求行政办公室(AAO)重新裁决此案。接着,钱先生和太太尝试在移民局官网预约时间,去当场拿拒绝信。不巧的是,网站显示的最早预约时间却排在30天之后,超过了提交上诉申请的时间范围。钱先生认为自己已经别无选择。
 
于是今年二月底,钱先生和太太满面愁容的走进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的办公室寻求法律援助,希望我们能帮他想出一个解决办法。
 
钱先生的案子的确十分棘手,但是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相信我们有能力可以帮助他解决燃眉之急。经过我们专业的分析,钱先生此次移民申请失败的关键在于,他无法提供充分的有利证据证明自己此次婚姻的真实性。为了顺利提交上诉申请,使案子得到重新裁决的机会,钱先生确实需要拿到官方拒绝信。而尽早拿到官方拒绝信的唯一方法,在于先提交I-290B(重新审理和复议)案件申诉材料,要求移民局尽快寄出缺失的拒绝信。
 
成功关键:
尽管钱先生此前的I-130亲属移民申请被拒,但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对他的案子进行专业的分析后,自信的认定,解决目前官方拒绝信缺失的最佳方案就是先递交I-290B案件申诉文件。
 
移民局官网显示钱先生的案子在今年2月22日被正式拒绝。为了使移民局接受我们此次递交的I-290B案件申诉文件,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首先陈述了我们是如何争取与钱先生的前任律师取得联系的过程。此前,钱先生和太太已尝试了无数次与他们的前任律师重新取得联系,希望拿到拒绝信,然而,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前任律师对他们的消息置若罔闻。于是,在3月13日,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决定主动代表钱先生和太太向对方进行交涉。最终,我们成功确认了对方也从未收到过移民局拒绝信。
 
然而,仅凭“联系前任律师”一点来证明钱先生和太太确实没有拿到拒绝信,是难以使递交的申诉通过的。因此,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准备了专业说明和材料,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我们附上了移民局更新的案件进度和状态,以此来证实此案于2月22日被拒的信息是真实的。第二部分,文件也涵盖了移民局网站预约系统,进一步证明了因为预约排队的人过多,钱先生和太太无法从办公室当场取回拒绝信,这样会超过法律允许提交上诉申请的时间范畴。第三部分,强而有力的律师信,从法律角度阐述和解释了钱先生的特殊情况,以及具有法律效益的宣誓书,声明钱先生和太太的确努力尝试了所有可能获得官方拒绝信的途径。通过这份完整具体的材料,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证明了钱先生的案子获取拒绝信的必要性,从而使他们能够最终正式的递交上诉申请。
 
案件成果:
在今年3月25日,我们提交了I-290B案件申诉的文件材料,4月5日钱先生此前申请I-130的官方拒绝信便成功寄达。同时,在收到拒绝信后的3天内,我们便帮钱先生递交了一份正式的上诉申请。合法提交上诉后,他便能够继续留在美国和太太团聚。钱先生知道消息后感到激动万分,在寻求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的帮助之前,他对自己I-130案件非常灰心,居然连拒绝信都没有,无法知道拒绝的具体原因。不仅如此,他也做了最坏的打算:花钱费时第二次递交I-130,重走一遍全部的申请流程。然而,靠着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专业创新的法律策略,帮助钱先生依法据理力争,最终成功拿回拒绝信,重提上诉申请,避免了逾期停留或夫妻分离等问题。
 
臧律师点评:

I-130亲属移民申请如果被拒绝,对大多数家庭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被拒绝后向行政上诉办公室(AAO)提交上诉/申诉/重审申请还是应该重新递交申请,有其不同的优缺点和相应的问题。遇到此类问题,建议咨询专业的律所进行法律咨询,寻求援助。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欢迎随时与我们联系。移民路漫漫,困难和障碍都难以避免,臧迪凯联合律所(Tsang & Associates)愿伴您左右,为您提供高效、专业、优质的法律服务,助您成功实现美国梦。
 
*关于上诉/申诉/重审的更多案例:
亲属关系难证明,被拒后翻案重审(Reopen)可行吗?
学生非法居留,重审(Reopen)3个月获准绿卡
 
*为保护客户隐私,客户姓名为化名。

 


亲属关系难证明,被拒后翻案重审(Reopen)可行吗?

Tsang & Associates臧迪凯联合律师事务所承办了一系列的重审(Motion to Reopen)案例,此类案件都是在被拒绝后向移民局/移民法庭/移民上诉委员会要求重新开案,要求对申请人作出有利裁决,难度很大。其中两例是亲属移民的关系证明,通常来说亲属申请比较简单,但客人申请时却遭遇拒绝,被拒后委托了Tsang&Associates律所申请重审。在此为读者整理本案如下:

申请类型:I-130 Petition for Alien Relative (外籍亲属移民申请)

案例一:

亲属关系:美国公民之兄弟姐妹

受益人国籍:印度

基本情况:

申请人为印度裔美国公民,于2012年6月为身在印度的弟弟递交I-130外籍亲属移民申请。2015年8月移民局要求补件证明兄弟关系。客人花了2个月自行补件,但还是在2016年1月被移民局拒绝。

被拒绝后,申请人找到Tsang & Associates臧迪凯联合律所,咨询律师是否有补救办法?如果请律师重新申请能否批准?针对申请人、受益人这对兄弟的特殊情形研究后,臧律师建议做案件重审(Motion to Reopen)。

本案难点:

1. 父母在当地未领结婚证,父亲已去世;
2. 父母均改过姓名,母亲改名1次,父亲改名2次,申请人和受益人的出生证上父母姓名不一致;
3. 能提供的兄弟关系证明材料很少;

成功关键:

最终,臧律师团队通过递交以下证据,成功使案件获得重审并批准:

申请人申请母亲移民(I-130)的批准书:美国移民局不久前批准了申请人为母亲提交的I-130移民移民申请。表示移民局已认可申请人与母亲的亲属关系。
父母姓名更改证据:证明其共同父母亲姓名的更改过程,解释出生证上姓名虽然不同,但实质为同一人。
父母结婚宣誓书:我们为母亲起草了宣誓书,说明她与孩子父亲(已逝)的婚姻关系、不能提供结婚证书的原因。母亲宣誓书同时证明受益人为婚后出生。
父母共同报税证明:证明父母在法律上、经济上的共同关系。
• 基因(DNA)测试:安排兄弟二人分别在美国和印度接受了DNA测试,测试结果显示申请人与受益人为共同母亲所生。

结果:

经由本事务所递交重审申请,该案件成功重启并且通过I-130审批。

案例二:

亲属关系:美国公民之兄弟姐妹

受益人国籍:中国

基本情况:

李女士为华裔美国公民,于2011年2月为同母异父的弟弟递交了I-130外籍亲属移民申请,2014年底移民局要求补件说明姐弟关系,客人自行补件后于2015年1月被拒。之后李女士找到Tsang & Associates臧迪凯联合律所希望能补救。臧律师分析后也是建议了翻案重审(Motion to Reopen)。

本案难点:

李女士之前递交了亲属关系公证。但移民局认为亲属关系公证书不足以证明姐弟关系,要求提供两人出生地的出生证明。但本案当事人出生于内陆某镇,并非在正规医院出生,无法提供出生证。

成功关键:

• 臧律师团队对于中国的公证处职能作出了详实的解释,让移民局了解中国公证与美国公证的不同,中国公证处不仅限于形式审查,应依法对文书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证明。另外,也解释了当事人的原始出生证难以获得的情况,因此当事人无法在补件规定的时限内补交文件。

• 重审时,我们指导申请人和受益人经由公证处办理了出生公证,因此得以递交申请人和受益人的出生公证、亲友的宣誓书以充分证明姐弟关系。

结果:

经由本事务所递交重审申请,该案件成功重启并且很快通过I-130审批。

臧律师点评:

翻案重审(Motion to Reopen)要求是要有新事实、新证据。在亲属移民案件中,当事人往往低估了移民局要求的证明力度,在申请准备上过于简单,在关键的补件(RFE)环节又无法把握,从而导致被拒。在经过我们律师梳理后,一般都能发现有利点,结合律师函有理有节有据的说明,翻案重审成功几率大。

此两个案例均为美国公民申请兄弟姐妹,属于F-4类别,中国大陆出生和印度出生的受益人面临漫长的排期,目前分别需要等13年和13年半。如果重新申请,单时间上来说,本案前面等待的3年半和4年时间都浪费了,小孩超龄风险极高。因此,能否挽回这么长的等待时间,重审成功与否非常关键。

如果您的申请不幸被拒,请不要先沉浸在伤心难过之中,建议第一时间找专业律师阅卷,看是否还有可能通过重审、复议或上诉挽回。有关被拒后的补救,请见文章《申请被拒后,移民上诉、重审、复议全知道

 


学生非法居留,重审(Reopen)3个月获准绿卡

Tsang&Associates律师事务所承办了一系列的重审(Motion to Reopen)案例,此类案件都是在被拒绝后向移民局/移民法庭/移民上诉委员会要求重新开案,要求对申请人作出有利裁决,难度很大。最近有位学生在申请I-485(绿卡身份调整)被拒后,委托了Tsang&Associates律所协助其重审申请。在此为读者整理本案如下:

申请人:小康

申请项目:Motion to Reopen 案件重审

重审类别:I-485(绿卡身份调整申请)

审理时间:3个月

本案难点:

• 申请人长达4~5年的时间在美国非法居留;
• 如何证明这么长时间的非法居留不是申请人的过错造成。

当小康申请I-485(绿卡身份调整)被拒后,心情是绝望的,这么多年在美国居住、读书,早已习惯美国生活,现在却面临必须离境的窘境,接下来的工作、生活一切都变得不确定。小康找到Tsang&Associates律师事务所办理他的案件重审,在面谈过程中,我们了解到小康申请I-485(绿卡身份调整)被拒,主要原因是小康在美高级中学年间(1997-2001)未申请I-20保持其合法学生身份,并且在申请I-485时未能详述解释该中缘由。尽管小康已于加州洛杉矶大学(UCLA)取得F-1学生身份,美国移民局仍视其在高中年间为非法居留而不予与I-485绿卡批准。为协助小康顺利取得绿卡,我们在最快时间协助小康妥备资料,在2016年3月21日递出I-290B(重新审理申请),并于2016年6月21日申请通过。

成功关键:

根据移民局规定:重新审理案件申请必须于案件拒绝通知的30天内提出申请。因此我们只有不到30天来准备。

在为小康提出I-290B(重新审理申请)中,我们提出了移民局关于“未保持合法身份”的例外:1.申请人在恢复身份中; 2.非法居留状态非申请人的责任,来证明小康符合以上2点要求移民局能重新审理此案批准其绿卡。

申请人恢复身份:

我们着重阐述小康于2003年已经于加州洛杉矶大学求学期间,重新获得F-1学生身份,因此符合美国移民局绿卡身份调整申请。得证小康符合美国移民局所需的合法学生身份和I-20恢复。

非法居留状态非申请人责任:

我们请小康父亲提交证据,证明是小康的姐姐作为监护人,没有帮小康向学校申请I-20,也没有及时发现小康高中期间无合法身份,导致小康这么多年的非法居留。

此外,臧律师团队请小康就读高中出面,承认学校当年处事不当,证明“当时学校并未注意小康的移民身份,没有使小康意识到申请I-20表格之重要性,因此导致他未能及时申请I-20”再次强调小康并未意识到他的非法居留事实,直到收到UCLA国际学生中心通知,他之知道自己的非法身份。

最后,我们成功证明 了小康的案件应该得到重审并获得批准。

陈婕律师点评:

Motion to Reopen案件重审是指请求原来审查该案的官员基于新事实进行重新审理。重审请求中必须指出新的事实证据以及基于新事实提交宣誓书(affidavits)或其他证明文件。

如果是因为没有在规定时间补件(request for evidence,RFE)或没有及时回应否决意向通知(Notice of Intent to Deny, NOID)等情况导致的案件撤销被拒,那么如果可以证明以下情况,则可以请求重审:

•要求补充的证据材料不是重要的;
•要求提供的证据证明已经在申请中提交;
•补件通知没有发到登记地址。

关于案件重审(Motion to Reopen)、上诉(Appeal)、复议(Motion to Reconsider)的区别和可适用情形的更多说明,请参考我们的文章《移民上诉(Appeal),重审(Reopen) ,复议(Reconsider)FAQ全知道


墨西哥公民非法入境美国21年,申请豁免3个月获批

在办理移民签证过程中,常会发生申请人因种种不可入境的原因而被拒签的情况,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完全失去了移民美国的希望,申请人可以通过豁免的方式来获得移民美国的机会。Tsang & Associates律所的臧迪凯(Joseph Tsang)律师办理了无数个豁免成功案例,针对申请人不被允许入境而被拒的情况,臧律师总结最常见的有:犯罪前科移民利益欺诈;非法停留(Unlawful Presence)。以下臧律师整理归纳和分享的便是一起非法停留案例:

直系亲属:美国公民的配偶
国籍:墨西哥
年龄:45岁
结婚:10年
个案特殊情况:美国公民身份的配偶需要照顾患有心脏病的父亲

本案中申请人Wieland从墨西哥非法入境美国并停留长达21年。她与美国公民身份的先生已婚10年,双方虽没有婚生小孩,但先生前段婚姻中有3个小孩,Wieland有1个。夫妻二人照顾4个小孩以及患有心脏病的老父亲。

案件成功关键
论证极端困境(Extreme Hardship)是取得豁免成功的主要原因。

接案后我们便立即寻找证明极端困境的最有利理由。策略分析中我们发现如果Wieland的豁免被拒绝,先生的大家庭将面临极端困境。Joseph Tsang律师帮助先生收集其父亲的医疗记录,父亲身体状况差,平常全由这对夫妻照顾。如果先生被迫搬迁,将对父子俩产生困难。此外,先生依靠太太的收入支撑家庭,申请被拒显然会导致先生和其父亲的极端困境。

除了家庭方面的困难,Joseph Tsang律师也证明了先生的经济、医疗等方面的困难、以及墨西哥的毒品战争将对他们夫妻的安全产生威胁。同时我们强调Wieland是位遵纪守规的良民,在美国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最后我们证明了如果Wieland的豁免被拒将会对其女儿的教育产生影响。女儿已被州立大学录取,但如果没有父母的支助将无法负担学费。

案件结果
提交豁免申请3个月后得到了批准。

没有通过入口岸检查而非法入境美国,是严重触犯美国移民法之行为,若有此类情形发生,取得豁免是一种解决方案,但能否成功豁免,则取决于对法律规定的了解、对“极大困境”的论证、相关证据是否充分且有力。Tsang & Associates律所办理了无数个豁免案件,可为您提供豁免专业律师服务。

 


洪都拉斯公民偷渡至美18年,申请豁免成功

在办理移民签证过程中,常会发生申请人因种种不可入境的原因而被拒签的情况,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完全失去了移民美国的希望,申请人可以通过豁免的方式来获得移民美国的机会。Tsang & Associates律所的臧迪凯(Joseph Tsang)律师办理了无数个豁免成功案例,针对申请人不被允许入境而被拒的情况,臧律师总结最常见的有:犯罪前科;移民利益欺诈;非法停留(Unlawful Presence)。以下臧律师整理归纳和分享的便是一起非法停留案例:
直系亲属:美国公民的配偶
国籍:洪都拉斯
年龄:38岁
小孩:4个
已结婚:11年
个案特殊情况:美国公民身份的配偶为联邦医疗保险业务人员

本案中申请人Guzman先生从洪都拉斯非法入境美国并停留长达18年。夫妻已结婚11年,共同育有4个孩子。太太还照顾已故妹妹遗留的2个小孩。太太在美国出生,是一名联邦医疗保险业务人员。

案件成功关键
论证极端困境(Extreme Hardship)是取得豁免成功的主要原因。


起初我们认为Guzman的情况虽容易证明对太太和4个小孩的困难,但难以证明“极端困境”。分析案情后我们发现太太的亲人们非常需要他们夫妻的帮助,比如已故妹妹的2个小孩,以及年迈的父母。通过证明Guzman的收入将帮助太太的家人免于陷入经济困难,我们能够证明极端困境。

Joseph Tsang律师证明了太太经济上以及医疗上的困难。同时通过行政上诉办公室(AAO)的一个类似案例证明中美洲的毒品战争将对他们夫妻的安全产生威胁,在那里美国公民经常受毒品走私和犯罪集团所害。

案件结果
提交豁免申请3个半月后得到了批准。


没有通过入口岸检查而非法入境美国,是严重触犯美国移民法之行为,若有此类情形发生,取得豁免是一种解决方案, 但能否成功豁免,则取决于对法律规定的了解、对“极大困境”的论证、相关证据是否充分且有力。Tsang & Associates律所办理了无数个豁免案件,可为您提供豁免专业律师服务。

 


非法入境美国21年,申请豁免3个月获批

在办理移民签证过程中,常会发生申请人因种种不可入境的原因而被拒签的情况,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完全失去了移民美国的希望,申请人可以通过豁免的方式来获得移民美国的机会。Tsang & Associates律所的臧迪凯(Joseph Tsang)律师办理了无数个豁免成功案例,针对申请人不被允许入境而被拒的情况,臧律师总结最常见的有:犯罪前科;移民利益欺诈;非法停留(Unlawful Presence)。以下臧律师整理归纳和分享的便是一起非法停留案例:

直系亲属:美国公民的配偶
国籍:墨西哥
年龄:45岁
已结婚:10年
个案特殊情况:美国公民身份的配偶需要照顾患有心脏病的父亲
 
本案中申请人Wieland从墨西哥非法入境美国并停留长达21年。她与美国公民身份的先生已婚10年,双方虽没有婚生小孩,但先生前段婚姻中有3个小孩,Wieland有1个。夫妻二人照顾4个小孩以及患有心脏病的老父亲。
 
案件成功关键
论证极端困境(Extreme Hardship)是取得豁免成功的主要原因。
 
接案后我们便立即寻找证明极端困境的最有利理由。策略分析中我们发现如果Wieland的豁免被拒绝,先生的大家庭将面临极端困境。Joseph Tsang律师帮助先生收集其父亲的医疗记录,父亲身体状况差,平常全由这对夫妻照顾。如果先生被迫搬迁,将对父子俩产生困难。此外,先生依靠太太的收入支撑家庭,申请被拒显然会导致先生和其父亲的极端困境。
 
除了家庭方面的困难,Joseph Tsang律师也证明了先生的经济、医疗等方面的困难、以及墨西哥的毒品战争将对他们夫妻的安全产生威胁。同时我们强调Wieland是位遵纪守规的良民,在美国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最后我们证明了如果Wieland的豁免被拒将会对其女儿的教育产生影响。女儿已被州立大学录取,但如果没有父母的支助将无法负担学费。
 
案件结果
提交豁免申请3个月后得到了批准。
 
没有通过入口岸检查而非法入境美国,是严重触犯美国移民法之行为,若有此类情形发生,取得豁免是一种解决方案,但能否成功豁免,则取决于对法律规定的了解、对“极大困境”的论证、相关证据是否充分且有力。Tsang & Associates律所办理了无数个豁免案件,可为您提供豁免专业律师服务。

 


K-1签证逾期停留,申请豁免5个月获批

在办理移民签证过程中,常会发生申请人因种种不可入境的原因而被拒签的情况,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完全失去了移民美国的希望,申请人可以通过豁免的方式来获得移民美国的机会。Tsang& Associates律所的臧迪凯(Joseph Tsang)律师办理了无数个豁免成功案例,针对申请人不被允许入境而被拒的情况,臧律师总结最常见的有:犯罪前科;移民利益欺诈;逾期停留(Overstay)。以下臧律师整理归纳和分享的是一起逾期停留案例:

直系亲属:美国公民的配偶
国籍:菲律宾
年龄:39岁
已结婚:2年
小孩:1个
个案特殊情况:申请人以未婚妻签证入境美国却发现未婚夫有暴力倾向,逾期居留后嫁给现任丈夫;美国公民身份的配偶为智障侄儿的主要监护人;美国公民身份的配偶依靠伤残福利金生活

本案中申请人Crouch女士以从K-1未婚妻签证入境后逾期停留长达2年。她跟美国公民身份的先生结婚已有2年,育有1个小孩。先生为现年20岁智障侄儿的主要监护人,侄儿的母亲已经去世。先生依靠伤残福利金生活,确诊患有严重抑郁症、焦虑症、糖尿病,高血压和严重的背部疼痛。

案件成功关键
论证极端困境(Extreme Hardship)是取得豁免成功的主要原因。

进行策略分析时,我们发现先生的伤残津贴收入只能勉强够支撑目前的生活状况,而远远不够支撑新生婴儿成长的开支。Joseph Tsang律师通过协助先生编制他每月的开支、预算和其它文件,我们能够证明,如果没有太太,先生将难以照顾新生儿的同时寻找工作。如果先生迁往菲律宾,他将失去唯一的收入来源,并很可能无法在当地找到工作。

此外Joseph Tsang律师证明了他的家庭、医疗等方面的困境。同时指出如果他们搬迁到菲律宾的家乡人身安全将会受到威胁,因为那里是美国政府和人权观察组织报导的非常暴力和危险的地方。

案件结果
提交豁免申请5个月后得到了批准。

总结
逾期停留者,即非移民人士在美停留超过了入境时所给予的在美停留时间,或者超过了身份延期日。这也是严重触犯美国移民法之行为,若有此类情形发生,取得豁免是一种解决方案, 但能否成功豁免,则取决于对法律规定的了解、对“极大困境”的论证、相关证据是否充分且有力。Tsang & Associates律所办理了无数个豁免案件,可为您提供豁免专业律师服务。

 


中国公民在塞班逾期停留 申请豁免获批

在办理移民签证过程中,常会发生申请人因种种不可入境的原因而被拒签的情况,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完全失去了移民美国的希望,申请人可以通过豁免的方式来获得移民美国的机会。Tsang & Associates律所的臧迪凯(Joseph Tsang)律师办理了无数个豁免成功案例,针对申请人不被允许入境而被拒的情况,臧律师总结最常见的有:犯罪前科;移民利益欺诈;逾期停留(Overstay)。以下臧律师整理归纳和分享的是一起逾期停留案例:

直系亲属
:美国公民的配偶

国籍:中国
年龄:27岁
小孩:无
已结婚:9个月
个案特殊情况
:申请人以Guam-CNMI豁免签证计划入境;美国公民身份的配偶为软件工程师,照顾患癌症的母亲和年迈的父亲。


本案中申请人迈女士以Guam-CNMI豁免签证计划入境塞班后逾期停留长达2年。逾期停留是因为当时的身体状况欠佳,同时一位家人生小孩需要她的帮助。她错误地认为免签进入塞班并停留不会对以后的移民产生消极影响。迈女士已经与越南裔的美国公民结婚9个月。先生需要照顾患乳腺癌的母亲和年迈的父亲。

案件成功关键
论证极端困境(Extreme Hardship)是取得豁免成功的主要原因。

起初我们对迈女士的案子表示担忧,因为迈女士与先生结婚才9个月并没有小孩,同时先生的工作年收入将近8万美金,不需要太太的收入补充就能支撑家庭生计。

然而,在进行策略分析中,我们发现先生还是会遭到经济方面的困境,因为他需要照顾年迈的双亲,特别是花在母亲身上治疗乳腺癌的费用开支非常之大。Joseph Tsang律师协助先生收集材料证明如果先生迁往中国居住他的年收入最多在4万美金左右,由于先生不会中文这个收入比较难达到。收入急剧减少将对先生的双亲和太太的打击巨大。而迈女士一个月只能赚200美金的收入。这样我们证明先生不得不在照顾双亲和太太之间做出选择,导致了“极端困境”。

案件结果
提交豁免申请4个月内得到了批准。

总结
逾期停留者,即非移民人士在美停留超过了入境时所给予的在美停留时间,或者超过了身份延期日。这也是严重触犯美国移民法之行为,若有此类情形发生,取得豁免是一种解决方案, 但能否成功豁免,则取决于对法律规定的了解、对“极大困境”的论证、相关证据是否充分且有力。Tsang & Associates律所办理了无数个豁免案件,可为您提供豁免专业律师服务。

 


曾有虚伪陈述和虚假材料记录 移民豁免成功

在办理移民签证过程中,常会发生申请人因种种不可入境的原因而被拒签的情况,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完全失去了移民美国的希望,申请人可以通过豁免的方式来获得移民美国的机会。Tsang & Associates律所的臧迪凯(Joseph Tsang)律师办理了非常多的豁免成功案例。针对中国移民被拒需要豁免的情况,臧律师总结常见的有:欺诈/虚伪陈述/提供虚假材料;有刑事记录;在美国非法停留超过一定时间;在美国非法打工。以下臧律师整理归纳和分享的便是一起移民利益欺诈案例:

直系亲属:美国公民的配偶
国籍:中国
年龄:47岁
小孩:1个
已结婚:22年
个案特殊情况:因移民欺诈/虚伪陈述被拒绝入境;美国公民配偶无法返回中国居住因为他已放弃中国国籍。

本案申请人胡女士的移民签证申请由于欺诈/虚伪陈述而被拒,具体是因为她先生通过报纸广告招揽联合担保人为胡女士做生活担保,被移民局认定有欺诈行为。夫妻结婚已22年,有1个小孩是美国永久居民。小孩完全依赖先生的经济资助。先生放弃中国国籍并申请过庇护,从而获得美国国籍,现在已无法返回中国居住。

案件成功关键
论证极端困境(Extreme Hardship)是取得豁免成功的主要原因。

胡女士的情况虽容易证明对先生和小孩的困难,但难以证明“极端困境”。

然而,在策略分析中,发现如果豁免不被通过,他们的婚姻将会解散。我们证明了先生已经放弃了中国国籍无法再回去。他曾经申请过庇护,即使他能够重新获得中国国籍,也面临放弃美国国籍的困难。臧迪凯(Joseph Tsang)律师最终证明了先生不得不在:结束婚姻和放弃美国国籍上做出选择,导致 “极端困境”。

除此之外,我们还证明了他们并非有意欺诈,同时证明胡女士的豁免如不能通过,将对先生和女儿带来严重的经济困难。

案件结果
提交豁免申请6个月内得到了批准。

以欺骗、陈述虚伪事实的方式企图取得签证,是严重触犯美国移民法之行为,若有此类情形发生,需要办理豁免。能否成功豁免,主要取决于对“极大困境”的论证、相关证据是否充分且有力、以及办理的经验。如果您需要豁免的专业律师服务,请与Tsang & Associates律所联系。

律师介绍:
臧迪凯(Joseph Tsang)律师,法学博士,Tsang&Associates臧迪凯联合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专注于移民、商业、家庭案件,为美国移民律师协会、全美律师协会成员,获得调解与仲裁研究生证书,可用流利的中英文交流。T&A律师事务所为专业的法律服务机构,自1984年成立(前身为喜瑞都移民法律中心),帮助世界各地无数家庭和企业成就美国梦,在美国和亚洲建立了良好的声誉。

陈婕律师,上海交大法律硕士,上海律师协会会员,自2005年开始涉外法律工作,在涉外民商、美国投资与移民、涉外婚姻家庭、签证&出入境等领域有长期研究及丰富的实务经验,跨越语言和文化差异,更懂中国客户。现加盟美国Tsang & Associates臧迪凯联合律师事务所,中美律师团队为您提供更全面、更专业的法律服务。
英文网站:www.tsangslaw.com
中文网站:www.tsangslaw.cn
联系电话:1-800-985-1234(美国专线) / 86-138-1811-4320 (中国专线)

 

文章来源:Tsang & Associates臧迪凯联合律师事务所
本文如需转载,请勿删减,并请注明出处:USLawChina美国法律联营网

 

美国移民DIY服务中心联系方式:

中国地区:86-138-1811-4320
台北地区:02-2755-2526
美国地区:1-800-985-1234
客服微信:usldiy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国移民DIY » 【成功案例】豁免/重审/上诉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